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」摘錄欣賞

20幾歲的時候就知道這本書,到了40幾歲才有動力買來看。故事一開始就很有懸疑感,再加上作者用字遣詞流暢易懂,讓人忍不住一直想讀下去,然而,這本書之所以能夠成為20世紀偉大的文學作品,我想是書中許多富有哲理發人省思的句子,每每讀到這些段落,常常會忍不住停下來,反覆咀嚼品嚐其中的深意。當然,我覺得這個版本的譯者真的翻譯得很好。

今天閱讀時間陪伴我的是來自非洲西達摩的單品咖啡豆。打開豆袋,準備好秤子,倒出16g的咖啡豆,放到磨豆機裡磨成細粉;濾紙摺好放到濾杯裡,這時候手沖壺的熱水也煮到92度C;咖啡粉倒入濾紙,將粉整平,拿起手沖壺,分次畫圈緩緩沖入粉上;2分鐘後,一杯帶著花香和果酸的手沖咖啡完成了。

以下內容摘自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」一書。

“可重真是殘酷?而輕真是美麗?

最沉重的負擔壓垮我們,讓我們屈服,把我們壓倒在地。可是在世世代代的愛情詩篇裡,女人渴望的卻是承受男性肉體的重擔。於是,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是最激越的生命實現的形象。負擔越沉重,我們的生命就越貼近地面,生命就越寫實也越真實。

相反的,完全沒有負擔會讓人的存在變得比空氣還輕,會讓人的存在飛起,遠離地面,遠離人世的存在,變得只是似真非真,一切動作都變得自由自在,卻又無足輕重。

那麼,我們該選哪一個呢? 重? 還是輕? 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人永遠都無法得知自己該去企求甚麼,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既不能拿生命跟前世相比,也不能在來世改正甚麼。

跟特麗莎在一起好呢? 還是繼續一個人過日子好呢?

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證哪一個決定是對的,因為任何比較都不存在。一切都是說來就來,轉眼就經歷了第一次,沒有準備的餘地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什麼是調情? 我們可以說這是一種誘發的行為,它讓性的親近關係變得可能,但這種可能又不會被視為確定。”

“她要找的是一個出口,可以讓她從迷宮走出來。她知道自己成了托馬斯的重擔:她看事情太認真了,她把一切都看得很嚴重,她無法理解輕,無法理解肉體愛慾的歡樂無所謂。她想要學習輕! “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追逐眾多女人的男人可以分成兩類。一類是在所有女人的身上尋找自己的夢想,尋找他們對於女人的主觀想像。另一類則是被某種慾望驅使,想要占有客觀女性世界無窮無盡的不同類型。

第一類男人的執迷是一種抒情詩式的執迷:他們在女人身上找的,是他們自己,是他們的理想,他們總是一再一再地失望,因為理想啊,我們也知道,就是那種永遠不可能找到的東西。失望之情把他們從一個女人推到另一個女人身上,

另一類執迷則是一種史詩式的執迷,女人們在其中就看不到什麼感人的東西了:因為這樣的男人並沒有把主觀的想像投射在女人身上,他們對一切都感興趣,但卻沒有任何事情會讓他們失望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在媚俗的王國裡,實施的是心靈的獨裁統治。很顯然,媚俗激發出來的感情必定是大多數人都能分享的感情。

沒有人比政治人物更懂這種事了。

但只要政治運動掌握了一切權力,我們就會置身在極權媚俗的王國裡。

我會說極權,是因為一切有損於媚俗的事物,都會被生活驅逐出境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” 媚俗的源頭,是對存在的全盤認同。

可是存在的基礎是什麼? 是上帝? 是人? 是鬥爭?是愛情?是男人? 是女人?

關於這個問題,有各式各樣的看法,於是就有了各式各樣的媚俗:天主教的、基督教的、共產黨的、法西斯的、民主的、女性主義的、歐洲的、美國的、民族的、國際的。”

“政治運動的基礎並不是合理的態度,而是一些表現、一些形象、一些話語、一些典型,這些東西的整體構成了各式各樣的政治媚俗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沒有人會相信,我們生命中的愛情是某種輕飄飄的東西,是某種沒有任何重量的東西;

我們總是想像我們的愛情是愛情應該有的模樣;

沒有愛情,我們的生命也不再是我們的生命了。”

發表迴響